我只是一个平凡的小人物


4万块1瓶,我病了3年,吃了3年,为了买药,房子没了,家人也拖垮了,谁家还没个病人,你能保证一辈子不生病吗?我不想死,我想活着。

程勇是家神油店老板,交不起房租,养不起孩子,甚至妻子离他而去,跟了有钱人去外国,而他的小舅子曹斌因为他动手打了自己姐姐,在警局歇斯底里地打了他一顿。直到有一天,一位名叫吕受益的年轻人带着三层口罩来找他。
吕受益是白血病患者,正版药售价四万,印度仿制药便宜的多,他想拜托程老板从印度带药,并留下了自己的电话号码。
程勇拒绝了,但是没几天,他父亲病情恶化,急需钱做手术治病,他的店因为交不起房租被房东封了门。迫于生计,他以先交定金为条件,接受了吕受益的委托。

程勇来到了印度,带了一百瓶药回来。药厂老板答应他,如果他一个月内卖掉了这一百瓶药,他就是药厂在中国的唯一代理。
程勇和吕受益拿到药后欣喜若狂,可卖药过程屡屡碰壁,情急之下,吕受益找到了全国病友群的群主,刘思慧,以及一位英语流畅的教堂牧师、患者,刘牧师。很快,全省的买不起正版药的病友都知道了,一下子程勇的药卖出去了。
期间,一头黄毛的混混彭浩抢了几瓶他的药,被他追了几条街,最后让他帮自己运货。
打开了销路的程勇购进了更大量的印度药,他也赚到了钱,为他父亲交了手术钱,还给合伙的刘思慧,刘牧师,黄毛几人发了工资。

然而,假药贩子张长林为了赚钱,报警举报了程勇,并以此威胁他,要程勇将印度药代理权交给他。程勇抽了一晚上烟,同意了。一顿散伙饭,四人散伙了。

一年之后,程勇成了工厂厂长,吕受益病情加重,黄毛去了屠宰场干活,刘思慧依然为女儿卖艺赚钱。
吕受益的妻子找到程勇的工厂,跪在程勇面前求他帮忙,等程勇来到吕受益的病床前,吕受益的病情其实已经恶化到药物治疗也没用了。终于有一天,吕受益为了不拖累妻子儿子,上吊自杀了。
程勇感觉自己的良心受到了谴责,所以他决定重新卖药,以成本价卖。即便工厂被关停,卖一瓶亏一千五,他也要卖。“就当还他们的。”
因此,程勇下定决心,把儿子送出国交给前妻抚养,因为假药案辞职了的曹斌来给他送行。“咱去喝两杯吧。”“不了”

拿了程勇三十万来逃跑的假药贩子张长林,最终还是被捕了,可他怎么也不肯说出程勇的下落。黄毛在帮程勇逃脱警察追捕的时候,车祸重伤,不治身亡。而程勇,在给病人送过一批药之后,被警察逮捕了,他送药的那批病人也没能逃脱警察的追捕。
程勇被判五年,临行前所有买过他的药的病人都来给他送行。三年后程勇被提前释放,来接他的只有曹斌一人。这次程勇没有拒绝曹斌“喝两杯”的请求。
曾经的天价药终于加入了医保,而程勇也终于摆脱了良心的煎熬。

也许这就是小人物吧。生活在社会底层的小人物,为生计打拼,人穷志不短。但每个小人物都是有血有肉有感情的。程勇为救父,不惜偷渡带药;刘思慧为救女儿,去夜店卖艺甚至卖身;黄毛抢药,只是想多救点人;刘牧师卖药,因为他不想让他的信众失去生活的希望。

其实我们社会底层的小人物,都是如此。即便生活再艰难,也要对生活怀有哪怕一丝的希望。有希望,就有未来。

2018.7.10


标签: none


写个评论